三一吊装名人堂:行走在云端的铿锵玫瑰

初见周余光,是在70多米高的塔吊上,身材娇小的她娴熟地操作着塔吊,低档起钩、回转摆臂、小车变幅……塔臂在空中自西南往东北划过一个完美的弧线,小车也随之匀速上升,5分钟后,材料平稳落地。

三一塔吊司机周余光

三一塔吊司机周余光

工作中,她是一个技术娴熟的塔吊司机,生活中,她是三个孩子的妈妈。

2010年,周余光跟随丈夫走进工地,做起了塔吊指挥员的工作。每天仰望着高空中大大小小的塔吊驾驶室,生性好强的她心中萌生了做塔吊司机的想法,她说:“别人能做到的,我也一定可以”。

2012年,周余光瞒着家人考取了建筑施工特种作业操作职业证书,但出于安全考虑,丈夫制止了她的想法,她也只好作罢。2015年,为了给三个孩子提供更好的生活,周余光说服了丈夫,成功转岗。

工作中的周余光

工作中的周余光

塔吊操作属于特殊工种,需要徒手攀爬至几十米的高度。“我第一次爬塔的时候,双腿都在打颤,但是为了生活,我只能一次又一次去尝试克服心中的恐惧,慢慢的也就适应了。爬塔其实都还好,但在几十米高的地方,没有卫生间,确实很尴尬,所以我连水都不敢多喝。”

周余光慢慢地克服了高空的恐惧

周余光慢慢地克服了高空的恐惧

施工现场,安全永远是第一位。“爬塔的时候,我都会检查塔吊每道附着、塔身节的螺丝,确保没有松动。上塔后,也随时关注设备运行情况。我做过指挥员,所以知道塔吊司机和指挥员的配合很重要,如果指挥员不在,就要通过按喇叭的方式提醒工人避让,为他人的安全负责。”

三一塔式起重机

三一塔式起重机

为了照顾孩子,周余光把工作半径控制在10公里以内,每天中午11:30下班,赶回家做午饭,吃完饭再回工地继续工作。几十米的塔吊,她每天要往返4至6次,看起来辛苦,但她自己却乐此不疲。

“我最开心的事情就是下班回家辅导孩子们的作业,和她们聊聊学校的趣闻,偶尔工作中遇到不顺心,看着家里贴满一面墙的奖状,就觉得一切的辛苦都值得。”

三一塔式起重机

三一塔式起重机

今年是周余光做塔吊司机的第6年。她说:“选择了这一行,就要坚持做下去。作为妻子,要看到老公的不易;作为母亲,要为孩子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;作为一名女性,要有自己的工作,给孩子树立一个好的榜样。”

城市的发展日新月异,有越来越多的女性加入到城市建设的队伍中来,她们用自己的智慧和双手创造美好生活,用行动证明着自己的个人价值,为城市建设添砖补瓦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力量。

(来源于三一起重机)

责任编辑:Zeshuai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