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河智能何清华:宠辱不惊、没有大悲大喜

浏览数: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1-16 08:29:46
 

  19岁时,他作为知青被下放到湖南省江永县桃川农场;34岁,在长沙客车厂当车工时以中学学历考取了中南大学研究生;1999年,这位53岁的大学教授、博士生导师又带领中南大学智能机械研究所的10多位老师,依靠50万元客户预付款,在河西观沙岭租赁了废旧厂房,创办了长沙山河工程机械有限公司。

  他是何清华,一生中多种身份的挪移让他博取众长,这位一头银发的老人现在说得最多的一个词是“顺其自然”。

  他的知青经历:即使坐过牢,也从没想过要自杀

  像学者一样戴着金边眼镜、像工人一样穿一身蓝色工服,递给记者一张印着“董事长”头衔的名片。只要一分钟,你就能够看出这位老人有着丰富的经历,但即便如此,他仍然拥有更加让人意想不到的故事。

  “我经过了苦难,甚至还坐过牢。有人问我你没想过自杀?我觉得这个问题很好笑,我为什么要自杀?”曾经的知青经历在何清华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。

  “记者经常问我做企业有什么艰辛,其实有时候我要冥思苦想才能回答这个问题。我高中毕业时是最优秀的学生,上不了大学结果下了农村,一路走过来肚子都吃不饱,后面的根本算不了什么。”

  在他看来,有过这段经历,此后的很多事情“不说宠辱不惊,至少没有什么大喜大悲”。因此,对于风尚,何清华也有着自己的理解。

  “风尚应该说是代表了一种潮流,一种潮流的产生肯定有一个历史的背景,这种潮流对一个国家来说,特别是中国,到底是有利还是不利是需要引导的。”

  2012年全国两会期间,何清华作为全国政协委员进行了题为“奢靡之风不可长”的发言,他在发言中提到,“只有遏制住社会的奢靡、浮躁之风,让全体国民在勤奋劳动、俭朴生活中实现人生的理想和追求,中华民族才能真正实现国富民强、长治久安。”

  从50万元客户预付款组建山河智能,到如今将这家上市公司做到市值超过30亿,财富的增长并没有给何清华带来更多在物质层面的追求。

  “现在回想起来,曾经的知青能够坚持到现在仍然活跃在社会中的人,当时对生活都有一个相对比较乐观、积极的心态”。

  他的儿子:他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管理人员

  在山河智能,公司里的每一个员工都叫他“何老师”或者“何教授”,用他的话说,“在学校待了那么长时间,叫老师都已经习惯了,而且老师是可以叫一辈子的。”

  但是其中有一位员工却能够叫他爸爸——山河智能现任董事何毅是何清华的儿子。

  公开资料中能够查到的何毅的信息非常有限:1973年出生,2005年11月毕业于美国威斯康星大学,获得有机化学博士学位,曾经在美国3M公司工作,2012年3月回到山河智能担任董事一职。

  “他在国外呆的时间比较长,从他的阅历来说,在公司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管理人员”,何清华介绍道,何毅此前更多地是在从事基础科学的研究,近几年才逐渐转向应用研究,但在谈到儿子是否会继承他的衣钵挑起山河智能的大梁时,首次在接受采访中谈及何毅,何清华显得非常谨慎,“不管是我小孩还是外面的人,肯定是需要一个职业化的团队。”

  何清华说,“公司成立的时候,我就一直强调公司的发展从无到有、从小到大,要从人治走向法治,到现在这个观念是没变的。”

  “这也是个人的人生价值观所决定的,我们也在想,过去两年,我们会不会其实也有可能发展更好。”近年来,与同城的竞争对手三一重工、中联重科相比,山河智能的发展速度似乎相对缓慢,对此,何清华将责任全部揽在了自己身上,“三个企业每个当头的经历都不完全一样,每个人的特长也不一样。我是搞技术出身的,我肯定比较侧重于技术,我并不是一个外向型的、很擅长和别人打交道的人,所以在市场开拓方面,相对弱势。”



铁甲工程机械网 网站地图